2013年的环台湾(9): 达悟族

住的那家民宿还提供了一些游玩项目,我只体验了一下当地的“拼板舟”,带我划船的,是一位岛上的原住民,他们属于“达悟族”

我之前一直没弄明白大陆统计的五十六个民族里,是否有完整的包含台湾的各个少数民族,还是以“高山族”把台湾的少数民族都代表了?至少我没有在五十六个民族里找到达悟族。他们看上去与汉人的特质特征已明显不同,个子也较矮一些。

兰屿整个岛还是很“原生态”的,完全没有像大陆或台湾其他旅游胜地的那种喧嚣,但在我回来后搜索有关兰屿的历史时吃惊的发现这个岛居然被国民政府埋藏过核废料。在flickr上发现的这张照片,因为未经过作者同意,这里只给出链接:http://www.flickr.com/photos/justphilos/9722455407/in/photostream/,这个地方我骑车经过过,完全没有料到是一个核废料的存储点。

2013年的环台湾(8): 兰屿

第二天一早,我赶去后壁湖坐7点钟的船去往兰屿。昨晚从旅馆老板那儿得知这是一条大船,看到之后才发现是条小船,船舱只有几十人的座位。至少与大陆的游轮比起来只能算是一条小船了。

船刚驶出码头的时候还很兴奋,拿着相机出船舱拍照,过了一会儿发现颠簸的厉害,回到船舱,再过一二十分钟,开始感觉头晕,想要呕吐,船舱里有几个人也已经开始吐了。我试图强忍着,让自己昏睡;但不奏效,早上没有来得及吃东西,胆汁都吐出来了。

登岛的时候有些小雨,雾很大,第一眼看到岛上的山被雾气遮挡,非常诧异这么小的岛上山却有这么高。后来我了解到台湾的最高峰有3900多米,不像大陆是东往西海拔逐渐增加,黄山、华山的高度也才不过两千米左右,相比起来台湾的山算是比较突兀的了。

我在岛上停留了一天,住在一家民宿。把这个小岛环绕了一圈,景色确实非常棒。我去的时候人不太多,每年的10.5号之后会因为风浪较大而封船,只有飞机可以去。

2013年的环台湾(7): 恒春

没在高雄怎么停留,在市区只是稍微转了一下,吃过早饭后9点多出发,这一天的目的地是到台湾岛的最南端恒春,然后第二天从那儿坐船去兰屿。

这一天很少拍照,一路很多的风景我现在都没有印象了,路程并不太远,所以骑得比较轻松。在海边沿线,有很多流动的咖啡车,找个地方搭几个凉棚,在车里有机器做咖啡,卖的也不贵。

我到达恒春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先赶往后壁湖码头,问好第二天去往兰屿的船是几点钟出发。然后在码头附近转悠了一下,太阳落山后开始寻找旅馆,但运气不太好,附近的旅馆已经住满了。通过google map查到不远处有几家民宿,骑车去过看看运气。我先是看到一家叫“卡米特”的民宿,骑车过去的路上没有人,也几乎没有房子和灯光。非常安静,只听到一阵阵海潮的声音。

骑车爬过半个山坡,看到一块有路灯的指示牌写着那家民宿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座不小的”庄园“,进去后也没有人,一楼的客厅里放着很舒缓的轻音乐。我喊了一下没有人响应,一只大黑狗跑出来冲着我叫,我用自行车挡在前边,它没有扑过来;几分钟后一个男的下来,叫这只狗black,说它并不会咬人,只是看到我车上面的电筒在闪,它会害怕;问我有没有预约,我说没有,他回去查看了一下,说房间都已经满了。

我骑车原路返回,当时有些疲惫,晚饭还没吃。这个庄园式的民宿,让我突然想起《现代启示录》里那几个美国士兵在脏臭的湄公河沿岸,大雾散后突然遇到了一群法国人以及他们在那里的庄园。

我在另一个地方找旅馆和民宿时也已经满了,路上看到一位在房子边上抽烟的人,问他附近是否还有住宿的地方,他骑着摩托带我去了一个家庭旅馆。我看了一下环境也还不错,老板很热情,问我有没有吃过,我说没有,他们说就家里的饭菜吧,我说给他们钱,他们说吃饭不用的。在他家的餐厅,热了几个菜,煮了一碗面给我,除了他们腌制的一种鱼,还有一个菜看上去很像藻类,但他们告诉我说这是当地的一种菇,他们叫“雨来菇”,是下雨天才能找到的。

吃过饭后,与老板以及他们两儿子在客厅看电视喝茶,告诉我说如果不是大陆游客来这边,生意会很冷清,对大陆开放了自由行后让他们很受益。他的大儿子与我年级相同,说起前不久去过长沙,感觉变化很大。虽然是在南部,他们一家人倒是支持蓝营的,反对台独,或许与他们父辈是从福建来的有关。

2013年的环台湾(6): 在高雄遇到的两位前辈

两位前辈前辈都已55岁,聊起来他们曾在1974年和1980年的时候骑单车环过两次岛。

这张照片是后来email的,是他们在1980年环岛时于枋寮车站照的,照片从左第一位和第三位是这次路上遇到的。

从台南到高雄的这端途中,跟随两位前辈同行,其中一位偏外向,一位偏内向。路上大多时间在和这位外向的前辈聊天,聊了很多有关宗教、政治、旅行、互联网等方面的话题。在途中,他刻意选择一个要经过的教堂去参观了一下。

在台湾的一路骑行中,发现即使再小的村庄,也会有菩萨、妈祖的庙,异或是基督、天主教堂,甚至清真寺,信仰的印记在这里随处可见。

到达高雄的时候,天色已黑,前辈请我去了一家,不在闹市区,普通人还有点难找的“酸菜火锅”饭馆。我非常奇怪,台湾南部怎么会有这种北方家常菜,后来也是从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这本书里了解到当年有相当多的山东籍国军从青岛乘船到高雄。这家饭馆所在的地方,他们称为“眷村”,也就是军队家属们所住的地方。

我们要了一份火锅,饺子,以及几个菜。酸菜和饺子口味很地道,并没有”本地化”,不知道饺子用的面是不是从大陆运过来的。

两位前辈虽然年级较大,但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我们也聊了彼此的工作,对于互联网,他们是facebook的重度用户,也了解大陆大多人在用微信、微博等产品。看到我用的小米手机,他们说小米手机在台湾也非常受欢迎。我跟他们提到内地一些互联网产品,以及几家大公司的情况。也从他们那儿了解了一点台湾高铁的建造过程。

那天晚上到10点左右,他们送我到市区中心旅馆较多的地方。我们交换了email,后来我回来后把我们在教堂的合影发给了他,他也发给我他们年轻时的这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