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的欢愉必将有狂暴的结局

狂暴的欢愉必将有狂暴的结局,这句话是从《西部世界》里听到的,用来形容我对这一波数字化货币行情的感受再切合不过了。

并不是在这几天得知政府会将所有数字化货币交易关闭的消息后才有这样的感受。我是在这一波经历的末端才参与的,当时高潮已过,但一些八九月份ICO的项目仍存在极大投机性,便投了一点钱,目前当然是亏损了很多,但投入量很小,损失也在预期之内。

在2016年初的时候,开始关注到区块链相关的技术,当时这个概念还没有那么普及,但几乎不到半年时间这个概念被迅速放大并普及。大概也是2016年二三月份的时候还去上海静安寺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参加过一次以太坊的技术聚会,但那个时候完全是出于对其技术方面的好奇。与会的一半是区块链领域开发者,一半是投机者。有不少人现在已经在这个圈子较有影响力,比如后来的imtoken钱包的创始人何斌、秘猿科技的创始人Jan、暴走恭亲王、还有一些其他区块链创业公司的核心开发者等等。坐在我身边的好像还有果仁宝CTO,以及一位做智能跑步机的创业者(他在考虑将用户的跑步积分与挖矿虚拟货币兑换,当时令我很惊讶)。

只可惜那次聚会除了对一些技术概念熟悉了些,因为后续没有应用场景,就没有再对区块链进行关注。以太坊之后经历过被黑客攻击以及分叉等曲折的故事。等我再次关注关注到它的时候,已经是2017年的六七月,这时以太坊的价格已经增长了近一百倍。

并没有过懊悔什么,这个机会并不属于没有准备的人。我之前的好奇只是关注它的技术层面,从没有想到在投机性方面还存在如此巨大的可能,对它背后的经济学理论也懵懵懂懂、半信半疑。所以这一波行情跟我没什么关系。只是仍没有经住ICO的一些诱惑,尽管对行情走势看跌,但万一ICO的项目撞上一个爆发的呢?

蛮荒时代必有超常规的手段,政府的干预让这个事情变得如何还不一定,当我看着那些T恤上印着“一切才刚刚开始”或“Decentralize Everything”的九零后小伙子目光中充满笃信的神态时,迟疑自己是否有些老了,或许DAO时代真的可能会到来?

狂暴的欢愉必将有狂暴的结局》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