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环岛

2013年的环台湾(13): 宜兰-基隆-淡水-台北

这一天的路线较长,从宜兰沿着海岸线,经过基隆,新北,淡水,最后回到台北。

基隆港

在路上碰到了几个台湾的骑行者,其中一个叫阿忆,桃园人,今天也是他环岛的最后一天,晚上要骑回家,路程很长。他在上海工作,跟我聊起基隆时说他的大学是在那里读的,现在基隆已经大不如以前了,人才都被台北吸走了。

我们骑了一段,后来节奏不同在基隆走散了。陆续碰到其他的几个骑行者也目标不同没有一块骑。在绕过台湾岛最北边的拐角(新北市的石门区)之前,天已经黑了。过了那个拐角,风向变成顺风了。往淡水的路上骑的很快,因为离最终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期待快些结束。

到达淡水的时候下起暴雨(受台风影响),浑身浇透,在淡水避了一会儿雨,等雨小些了才穿上雨披继续骑。对于淡水这个城市是很多年前在家里凤凰卫视音乐台放过《流浪到淡水》这首歌的MTV,才知道这个地方的,那大概是1997年的时候。

从淡水回台北的路上,发现车胎扁了。这时已经晚上11点多,我沿路找了一个有灯光的地方,那儿正好是一家“铃木牌”汽车销售店。我把车子推到棚子下面,不想因为离那些要销售的汽车有些近,触动了他的警铃。我没太在意,过了一会儿警铃就消失了,我坐在地方开始换车胎。这是第一次换车胎,尽管有工具,还是琢磨了一会儿,动作很慢。

在车胎还没有拿下来的时候,突然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了6、7个警察,查询我的证件。我这才意识到问题,原来汽车店的老板在收到警铃时报了警,经过一番解释才了解我是为了找个避雨且有灯光的地方好换车胎。年长的一位警察对我说很佩服你来环岛的勇气,但你闯入了私人领地。在征求了汽车店老板的同意后,两个年轻的警察留下来等着我在那里把车胎换好。

我没弄清楚这家汽车店老板是哪儿人,似乎他与警察沟通的时候说的不是闽南话,更像是日语。我在向他道歉后,他是用非常生硬的国语说“没关系”。两个年轻的警察陪我换车胎的时候,一个还帮了我一把。另一个问我环岛的时候有没有经过“屏东”,我当时一下子没有记起来屏东具体在哪个地方,猜测大概在台南一带,跟他说我经过过但没有停留。我想屏东大概是他的老家吧。

换好了车胎之后已经快12点,而这时我还没有进入台北市区(大概是在关渡或北投那一块儿),继续骑车到市区中心时已经凌晨1点多,仍旧是第一天到台北时住的那家旅馆。

2013年的环台湾(12): 名不虚传的苏花公路

体验了逆风的艰难之后,对从花莲到宜兰更加谨慎了一点,因为这一段要经过几十公里的苏花公路。

苏花公路绝对是这次骑行的高潮。这段路完全在海边的悬崖上,并且这条公路是沿着山壁,蜿蜒曲折,不断上坡下坡,我遇到最危险的情况是在某个山顶的时候,遇到大概7,8级的大风(把沙子也刮起来打在我脸上),当时骑着车已经有些摇晃,只好推着自行车;看到路边的指示牌上写着“注意落石”,心里有些紧张,想着一定要在日落前能够走完这几十公里的山路。

2013年的环台湾(11): 成功-花莲

早晨在小镇上吃过早饭后出发,这一天的目标是到达花莲。绕到东线之后,风向变了;骑起来受力很多。上路后不久,遇到一位老先生,从后边赶超我,他的自行车上放了一个外置音箱,喇叭声音很大。

我们一同骑了几十公里,了解到他是从台东出发的,也就是说他碰到已经骑了好几十公里,他的讲话有些口音听的有些吃力。大致了解到他已经退休,以前是从事养殖海产品的。退休后他有了大把的时间,骑车来锻炼身体。告诉我这边的一些骑行经验,在警察局可以打气、加水等;也教会了我怎么看轮胎上印的气压限制,这样可以在警察局用他们的气筒时(上面有个压力指盘)知道打气到什么程度。那天的风有些大,路上骑起来很吃力,老先生到时比我要更从容一些。

在中午前,老先生原路返回;我继续向前,东线的风景比西线要漂亮的多,左边是凸起的山脉,右边是湛蓝的太平洋,当然因为季风骑车时付出的代价也要更高。

台东线,经过北回归线

2013年的环台湾(10): 兰屿-台东-成功

在兰屿住了一晚,第二天吃过早饭坐船返回时,遇到了前几天在鹿港碰到的两个福州的家伙,他们比我晚了一天

当时从兰屿回台湾本岛的船只去台东,这也意味着我缺少了一段从恒春到台东的路程。略有遗憾。

回程的船上继续吐,不过这次因为吃过早饭比上次好受一些。到达台东的时候已经中午。我推着车出码头,因为吐了两次之后,身体状态受到很大影响,没有确定当天的目的地,看骑到哪儿是哪。

那天晚上我是在一个叫“成功”的小镇上休息的,小镇上人不多,有些小杂货铺子里居然仍在买一些磁带,我在其他地方也看到过还有租赁DVD的,这些在大陆已经看不到。

2013年的环台湾(9): 达悟族

住的那家民宿还提供了一些游玩项目,我只体验了一下当地的“拼板舟”,带我划船的,是一位岛上的原住民,他们属于“达悟族”

我之前一直没弄明白大陆统计的五十六个民族里,是否有完整的包含台湾的各个少数民族,还是以“高山族”把台湾的少数民族都代表了?至少我没有在五十六个民族里找到达悟族。他们看上去与汉人的特质特征已明显不同,个子也较矮一些。

兰屿整个岛还是很“原生态”的,完全没有像大陆或台湾其他旅游胜地的那种喧嚣,但在我回来后搜索有关兰屿的历史时吃惊的发现这个岛居然被国民政府埋藏过核废料。在flickr上发现的这张照片,因为未经过作者同意,这里只给出链接:http://www.flickr.com/photos/justphilos/9722455407/in/photostream/,这个地方我骑车经过过,完全没有料到是一个核废料的存储点。

2013年的环台湾(8): 兰屿

第二天一早,我赶去后壁湖坐7点钟的船去往兰屿。昨晚从旅馆老板那儿得知这是一条大船,看到之后才发现是条小船,船舱只有几十人的座位。至少与大陆的游轮比起来只能算是一条小船了。

船刚驶出码头的时候还很兴奋,拿着相机出船舱拍照,过了一会儿发现颠簸的厉害,回到船舱,再过一二十分钟,开始感觉头晕,想要呕吐,船舱里有几个人也已经开始吐了。我试图强忍着,让自己昏睡;但不奏效,早上没有来得及吃东西,胆汁都吐出来了。

登岛的时候有些小雨,雾很大,第一眼看到岛上的山被雾气遮挡,非常诧异这么小的岛上山却有这么高。后来我了解到台湾的最高峰有3900多米,不像大陆是东往西海拔逐渐增加,黄山、华山的高度也才不过两千米左右,相比起来台湾的山算是比较突兀的了。

我在岛上停留了一天,住在一家民宿。把这个小岛环绕了一圈,景色确实非常棒。我去的时候人不太多,每年的10.5号之后会因为风浪较大而封船,只有飞机可以去。

2013年的环台湾(7): 恒春

没在高雄怎么停留,在市区只是稍微转了一下,吃过早饭后9点多出发,这一天的目的地是到台湾岛的最南端恒春,然后第二天从那儿坐船去兰屿。

这一天很少拍照,一路很多的风景我现在都没有印象了,路程并不太远,所以骑得比较轻松。在海边沿线,有很多流动的咖啡车,找个地方搭几个凉棚,在车里有机器做咖啡,卖的也不贵。

我到达恒春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先赶往后壁湖码头,问好第二天去往兰屿的船是几点钟出发。然后在码头附近转悠了一下,太阳落山后开始寻找旅馆,但运气不太好,附近的旅馆已经住满了。通过google map查到不远处有几家民宿,骑车去过看看运气。我先是看到一家叫“卡米特”的民宿,骑车过去的路上没有人,也几乎没有房子和灯光。非常安静,只听到一阵阵海潮的声音。

骑车爬过半个山坡,看到一块有路灯的指示牌写着那家民宿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座不小的”庄园“,进去后也没有人,一楼的客厅里放着很舒缓的轻音乐。我喊了一下没有人响应,一只大黑狗跑出来冲着我叫,我用自行车挡在前边,它没有扑过来;几分钟后一个男的下来,叫这只狗black,说它并不会咬人,只是看到我车上面的电筒在闪,它会害怕;问我有没有预约,我说没有,他回去查看了一下,说房间都已经满了。

我骑车原路返回,当时有些疲惫,晚饭还没吃。这个庄园式的民宿,让我突然想起《现代启示录》里那几个美国士兵在脏臭的湄公河沿岸,大雾散后突然遇到了一群法国人以及他们在那里的庄园。

我在另一个地方找旅馆和民宿时也已经满了,路上看到一位在房子边上抽烟的人,问他附近是否还有住宿的地方,他骑着摩托带我去了一个家庭旅馆。我看了一下环境也还不错,老板很热情,问我有没有吃过,我说没有,他们说就家里的饭菜吧,我说给他们钱,他们说吃饭不用的。在他家的餐厅,热了几个菜,煮了一碗面给我,除了他们腌制的一种鱼,还有一个菜看上去很像藻类,但他们告诉我说这是当地的一种菇,他们叫“雨来菇”,是下雨天才能找到的。

吃过饭后,与老板以及他们两儿子在客厅看电视喝茶,告诉我说如果不是大陆游客来这边,生意会很冷清,对大陆开放了自由行后让他们很受益。他的大儿子与我年级相同,说起前不久去过长沙,感觉变化很大。虽然是在南部,他们一家人倒是支持蓝营的,反对台独,或许与他们父辈是从福建来的有关。

2013年的环台湾(6): 在高雄遇到的两位前辈

两位前辈前辈都已55岁,聊起来他们曾在1974年和1980年的时候骑单车环过两次岛。

这张照片是后来email的,是他们在1980年环岛时于枋寮车站照的,照片从左第一位和第三位是这次路上遇到的。

从台南到高雄的这端途中,跟随两位前辈同行,其中一位偏外向,一位偏内向。路上大多时间在和这位外向的前辈聊天,聊了很多有关宗教、政治、旅行、互联网等方面的话题。在途中,他刻意选择一个要经过的教堂去参观了一下。

在台湾的一路骑行中,发现即使再小的村庄,也会有菩萨、妈祖的庙,异或是基督、天主教堂,甚至清真寺,信仰的印记在这里随处可见。

到达高雄的时候,天色已黑,前辈请我去了一家,不在闹市区,普通人还有点难找的“酸菜火锅”饭馆。我非常奇怪,台湾南部怎么会有这种北方家常菜,后来也是从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这本书里了解到当年有相当多的山东籍国军从青岛乘船到高雄。这家饭馆所在的地方,他们称为“眷村”,也就是军队家属们所住的地方。

我们要了一份火锅,饺子,以及几个菜。酸菜和饺子口味很地道,并没有”本地化”,不知道饺子用的面是不是从大陆运过来的。

两位前辈虽然年级较大,但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我们也聊了彼此的工作,对于互联网,他们是facebook的重度用户,也了解大陆大多人在用微信、微博等产品。看到我用的小米手机,他们说小米手机在台湾也非常受欢迎。我跟他们提到内地一些互联网产品,以及几家大公司的情况。也从他们那儿了解了一点台湾高铁的建造过程。

那天晚上到10点左右,他们送我到市区中心旅馆较多的地方。我们交换了email,后来我回来后把我们在教堂的合影发给了他,他也发给我他们年轻时的这张照片。

2013年的环台湾(5): 嘉义-高雄

早晨离开旅社在7-11吃早餐,边上有位在看报纸的老伯,聊了几句,他说你应该会经过白河,那里盛产荷花,前些天正盛放的时候他去拍过照。当我到了经过白河镇的时候,确实看到很多荷花,莲叶还在,但花已枯萎。

台湾南部的乡间。

这一天的的目的地是高雄,距离不算太远,骑的比较放松。中午的时候到达台南县境内,在一个小镇的路边吃了碗面还有烤肠,看了一下桌子上放的自由时报,上面的一些政治观点让我有了新的认识,绿营们对待李登辉的态度也是不尽相同的。

在经过台南市区的时候在一个水果摊前要了杯现榨果汁,和老板聊了起来,他是台湾本省人,老婆是福建人,已经来台快20年。对于大陆他还是有些看不起的态度,比如不如台湾发达,不讲卫生,不遵守秩序等等。我问他上次去大陆是什么时候,他说是15年前回过泉州的丈母娘家,我告诉他大陆现在的一线城市已经超过台北的繁华程度了。

我遇到的绝大部分台湾人都是来过大陆的(但大陆人却很少去过台湾)。近些年到过大陆的台湾人基本都很惊讶大陆的基础设施的变化,在政治态度上,遇到的大部分台湾人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反感大陆的政治,对于民主化进程台湾走在前边,但他们也存在很多的问题。与台湾的多数人聊天,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还是非常愉快的。

在台南地区我印象深刻的是路边有很多很大很大的榕树,榕树下有槟榔铺,人们喝茶下棋,这种景象非常符合我对南国的想象。很遗憾当时骑车经过时没有停下来拍一张榕树下的照片。

出台南市区的时候,我遇到两个带着头盔骑车的人,我跟上去和他们打招呼,问他们是否也是去高雄,一同骑一段。

2013年的环台湾(4): 竹南-鹿港-嘉义

经过第一天的适应,对环境和自身的状态有了些把握,第二天的路线安排的稍微远了一些,计划在中午的时候到达鹿港小镇,晚上到达嘉义。这段距离有170多公里(后来我被gps带错路在田间绕了不少路,这一天的实际行程估计有180公里)。

之所以想去鹿港,是因为罗大佑的歌曲曾对我们影响很深,小镇也正好在经过的路线上。

海边的稻田。

上午的一段路程骑得非常兴奋,身体渐渐进入状态,虽然有一些起伏的山坡但因为顺风,速度很快。途中遇到一个徒步旅行的小伙,台湾本地人,从台东出发,要顺时针绕岛一周,已经是第32天,方向跟我相反,简短寒暄了几句。

中午非常炎热,脖子和鼻尖已经有些难受,经过彰化时我在一家超市里买了防晒霜。比预计晚了2个多小时到达鹿港,发现这个小镇的游客很多,早已不那么宁静。那个妈祖庙我也没有进去,只在外边拍了照片。在鹿港,碰到了两个来自福州的骑行者,从福建平潭坐船到的台中,自行车也是自己带过来的,我们聊了聊环岛的计划,也相互加了微信。

鹿港到嘉义还有很远的距离,加上中间有一段路被gps带错路(正好赶上修路),我在乡间的小路上绕了很久。乡间有些小狗会过来咬人,被两只小狗咬到鞋子。

当晚一直到10点多才到嘉义,很疲惫,找到旅行社之后,洗漱了一下去外边吃了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