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晚上看到朋友圈里转的一个“凌晨三点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一文,讲述了五十年代发生在丹麦的故事,一位敏感而坚定的消防员救了一位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方位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虽然最后文章变成了一篇招聘贴,但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两三年前还在做”来往”时遇到的一个事情。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这件事发生在2011年还是2012年(原帖已经找不到),那时候整个团队人不多,在阿里滨江园区用前CEO的办公室做项目室。当时来往还没有大规模推广用户量很少。有天晚上一个用户的帖子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原话大概是:老公我身上的血已经不多,请你快点回来。

看到这个帖子时,我感觉恶作剧的成分更多。后来是高倩同学说她直觉认为这不是一个玩笑;问有什么办法可以查到这个用户的联系方式,因为大家在这个帖子下面的回复劝阻并没能让这个用户再发言跟大家对话。

当时已经很晚,整个项目室就我一个人(那段时间习惯晚来晚走),我查到了这个用户的ip和手机号码,跟大家讨论后决定先打电话给用户问问情况。

在拨这个用户的手机号码时,非常不安,脑海中浮想过各种自杀的场景。电话铃声响了很久,我一边在构思该用怎样的话去挽留一个自杀的人,一边在想想对方可能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可能是一个精神失常的人,该怎么对话?她可能已经奄奄一息?是在浴缸里用刀片割伤自己的手腕,血已染红整个浴缸?她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为了要挽留提出离婚的丈夫?

在我的不安和各种浮想联翩之后,电话超时,没人接听;过几分钟再打依然无人接听。这让我既感到轻松又感到失落,臆想的场景一个都没发生。很像电影《功夫》里周星驰去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请火云邪神时,想象着打开那扇门里面是如何的恐怖和血腥,打开后看到的却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在安静地看着报纸。

拨打用户手机不通之后,我们选择了报警。用户的ip和手机号所在地并不一致,印象中一个是萍乡,一个是九江。先是打了IP所在地的110,接听电话的警官听完了我的陈述后,认为这是一件网络事件,并不属于刑事案件,不在他们管辖范围之内,给了我一个专门负责处理网络舆情的电话号码。我忘记了当时再打过去后,是没有打通还是对方仅仅是做了一个记录。

当时除了来往的同学,也有一些其他同事很关注这件事;在我打给IP地所在的公安局时,负责阿里邮箱的盛广也打给了手机号所在地区的公安局。后来还是公安机关联系到了他们,这个女的并未自杀,只是想引起她老公的重视。

事情过去好几年了,细节丢失了很多,大家权当个故事吧。

一个故事》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