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life

事先张扬的马拉松计划

以前就有过想法参加一次长城马拉松,前几天在42trip上看到这个赛事,犹豫了几天,发现已经错失了所有上半年可报的马拉松赛程,还是决定报名了金山岭长城马拉松(半程)。

看到有人评论,这个难度比较大,即使是半程也怀疑自己现在的状态是否能跑下来,因为身体的原因,已经半年多的时间没有跑步了,从现在算起还有11周时间。不管到时能否跑下来,不过至少这件事可以促使自己恢复跑步。

希望今年可以参加至少2次半程马拉松,上半年和下半年各一次。

执行情况:
2015.1.25 10公里,70分钟左右
2015.2.1 12公里,85分钟(下雪天)
2015.2.8 12公里,82分钟
2015.2.22 5公里
2015.3.1 12公里,75分钟
2015.3.29 15公里,105分钟
2015.4.19 21公里,金山岭长城马拉松(半程) 4小时59分

一个故事

晚上看到朋友圈里转的一个“凌晨三点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一文,讲述了五十年代发生在丹麦的故事,一位敏感而坚定的消防员救了一位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方位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虽然最后文章变成了一篇招聘贴,但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两三年前还在做”来往”时遇到的一个事情。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这件事发生在2011年还是2012年(原帖已经找不到),那时候整个团队人不多,在阿里滨江园区用前CEO的办公室做项目室。当时来往还没有大规模推广用户量很少。有天晚上一个用户的帖子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原话大概是:老公我身上的血已经不多,请你快点回来。

看到这个帖子时,我感觉恶作剧的成分更多。后来是高倩同学说她直觉认为这不是一个玩笑;问有什么办法可以查到这个用户的联系方式,因为大家在这个帖子下面的回复劝阻并没能让这个用户再发言跟大家对话。

当时已经很晚,整个项目室就我一个人(那段时间习惯晚来晚走),我查到了这个用户的ip和手机号码,跟大家讨论后决定先打电话给用户问问情况。

在拨这个用户的手机号码时,非常不安,脑海中浮想过各种自杀的场景。电话铃声响了很久,我一边在构思该用怎样的话去挽留一个自杀的人,一边在想想对方可能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可能是一个精神失常的人,该怎么对话?她可能已经奄奄一息?是在浴缸里用刀片割伤自己的手腕,血已染红整个浴缸?她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为了要挽留提出离婚的丈夫?

在我的不安和各种浮想联翩之后,电话超时,没人接听;过几分钟再打依然无人接听。这让我既感到轻松又感到失落,臆想的场景一个都没发生。很像电影《功夫》里周星驰去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请火云邪神时,想象着打开那扇门里面是如何的恐怖和血腥,打开后看到的却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在安静地看着报纸。

拨打用户手机不通之后,我们选择了报警。用户的ip和手机号所在地并不一致,印象中一个是萍乡,一个是九江。先是打了IP所在地的110,接听电话的警官听完了我的陈述后,认为这是一件网络事件,并不属于刑事案件,不在他们管辖范围之内,给了我一个专门负责处理网络舆情的电话号码。我忘记了当时再打过去后,是没有打通还是对方仅仅是做了一个记录。

当时除了来往的同学,也有一些其他同事很关注这件事;在我打给IP地所在的公安局时,负责阿里邮箱的盛广也打给了手机号所在地区的公安局。后来还是公安机关联系到了他们,这个女的并未自杀,只是想引起她老公的重视。

事情过去好几年了,细节丢失了很多,大家权当个故事吧。

遂昌

浙西一带的山区景色美不胜收。从遂昌县城到南尖岩景区的50公里的山路非常的舒服,这段山路的体验已经超过了景区,因为此时的梯田并不是最适合去看的时候。

李昌钰博士的演讲

下午在公司的报告厅,听了李昌钰博士的《我的鑑識生涯—世际名案与學思歷程》,以前从未了解过这个行业,李博士的演讲也蛮有趣的,还记得几点:

1) 他提到昨天到广州,进酒店时已经晚上11点,准备今天的ppt和演讲到晚上2点,然后又坚持写书(每天写一页),虽然他这一页写的少了些只有几行,但让自己心安。

2) 证人的信息有40%是不可靠的。

3) 关于陈水扁枪击案,子弹水平划过肚皮,很多人觉得像是刀伤,但是有灼烧痕迹的。这是通过一把玩具枪改造的手枪,做枪的人把里面的枪栓换掉,这种枪杀伤力不大,但在短距离内还是有一些威胁的。使用自制子弹。打中吕秀莲腿部的是铜子弹,打中陈水扁的是铅子弹。嫌疑犯后来落水死亡,这个案子仍未结案。

4) 他的父亲是1949年乘坐太平轮从上海去往台湾时遇难的

家境原本还算富裕,父亲遇难后变得比较困难,所以他后来读书时选择读免费的警官学校。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使他一直很尊敬和听从他妈妈的话,他演讲过程中提到过好几次别人邀请他做某个位置的职务时,他起先并不愿意,后来对方通过他的妈妈说服他。

2013年的环台湾(13): 宜兰-基隆-淡水-台北

这一天的路线较长,从宜兰沿着海岸线,经过基隆,新北,淡水,最后回到台北。

基隆港

在路上碰到了几个台湾的骑行者,其中一个叫阿忆,桃园人,今天也是他环岛的最后一天,晚上要骑回家,路程很长。他在上海工作,跟我聊起基隆时说他的大学是在那里读的,现在基隆已经大不如以前了,人才都被台北吸走了。

我们骑了一段,后来节奏不同在基隆走散了。陆续碰到其他的几个骑行者也目标不同没有一块骑。在绕过台湾岛最北边的拐角(新北市的石门区)之前,天已经黑了。过了那个拐角,风向变成顺风了。往淡水的路上骑的很快,因为离最终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期待快些结束。

到达淡水的时候下起暴雨(受台风影响),浑身浇透,在淡水避了一会儿雨,等雨小些了才穿上雨披继续骑。对于淡水这个城市是很多年前在家里凤凰卫视音乐台放过《流浪到淡水》这首歌的MTV,才知道这个地方的,那大概是1997年的时候。

从淡水回台北的路上,发现车胎扁了。这时已经晚上11点多,我沿路找了一个有灯光的地方,那儿正好是一家“铃木牌”汽车销售店。我把车子推到棚子下面,不想因为离那些要销售的汽车有些近,触动了他的警铃。我没太在意,过了一会儿警铃就消失了,我坐在地方开始换车胎。这是第一次换车胎,尽管有工具,还是琢磨了一会儿,动作很慢。

在车胎还没有拿下来的时候,突然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了6、7个警察,查询我的证件。我这才意识到问题,原来汽车店的老板在收到警铃时报了警,经过一番解释才了解我是为了找个避雨且有灯光的地方好换车胎。年长的一位警察对我说很佩服你来环岛的勇气,但你闯入了私人领地。在征求了汽车店老板的同意后,两个年轻的警察留下来等着我在那里把车胎换好。

我没弄清楚这家汽车店老板是哪儿人,似乎他与警察沟通的时候说的不是闽南话,更像是日语。我在向他道歉后,他是用非常生硬的国语说“没关系”。两个年轻的警察陪我换车胎的时候,一个还帮了我一把。另一个问我环岛的时候有没有经过“屏东”,我当时一下子没有记起来屏东具体在哪个地方,猜测大概在台南一带,跟他说我经过过但没有停留。我想屏东大概是他的老家吧。

换好了车胎之后已经快12点,而这时我还没有进入台北市区(大概是在关渡或北投那一块儿),继续骑车到市区中心时已经凌晨1点多,仍旧是第一天到台北时住的那家旅馆。

2013年的环台湾(12): 名不虚传的苏花公路

体验了逆风的艰难之后,对从花莲到宜兰更加谨慎了一点,因为这一段要经过几十公里的苏花公路。

苏花公路绝对是这次骑行的高潮。这段路完全在海边的悬崖上,并且这条公路是沿着山壁,蜿蜒曲折,不断上坡下坡,我遇到最危险的情况是在某个山顶的时候,遇到大概7,8级的大风(把沙子也刮起来打在我脸上),当时骑着车已经有些摇晃,只好推着自行车;看到路边的指示牌上写着“注意落石”,心里有些紧张,想着一定要在日落前能够走完这几十公里的山路。

2013年的环台湾(11): 成功-花莲

早晨在小镇上吃过早饭后出发,这一天的目标是到达花莲。绕到东线之后,风向变了;骑起来受力很多。上路后不久,遇到一位老先生,从后边赶超我,他的自行车上放了一个外置音箱,喇叭声音很大。

我们一同骑了几十公里,了解到他是从台东出发的,也就是说他碰到已经骑了好几十公里,他的讲话有些口音听的有些吃力。大致了解到他已经退休,以前是从事养殖海产品的。退休后他有了大把的时间,骑车来锻炼身体。告诉我这边的一些骑行经验,在警察局可以打气、加水等;也教会了我怎么看轮胎上印的气压限制,这样可以在警察局用他们的气筒时(上面有个压力指盘)知道打气到什么程度。那天的风有些大,路上骑起来很吃力,老先生到时比我要更从容一些。

在中午前,老先生原路返回;我继续向前,东线的风景比西线要漂亮的多,左边是凸起的山脉,右边是湛蓝的太平洋,当然因为季风骑车时付出的代价也要更高。

台东线,经过北回归线

2013年的环台湾(10): 兰屿-台东-成功

在兰屿住了一晚,第二天吃过早饭坐船返回时,遇到了前几天在鹿港碰到的两个福州的家伙,他们比我晚了一天

当时从兰屿回台湾本岛的船只去台东,这也意味着我缺少了一段从恒春到台东的路程。略有遗憾。

回程的船上继续吐,不过这次因为吃过早饭比上次好受一些。到达台东的时候已经中午。我推着车出码头,因为吐了两次之后,身体状态受到很大影响,没有确定当天的目的地,看骑到哪儿是哪。

那天晚上我是在一个叫“成功”的小镇上休息的,小镇上人不多,有些小杂货铺子里居然仍在买一些磁带,我在其他地方也看到过还有租赁DVD的,这些在大陆已经看不到。

2013年的环台湾(9): 达悟族

住的那家民宿还提供了一些游玩项目,我只体验了一下当地的“拼板舟”,带我划船的,是一位岛上的原住民,他们属于“达悟族”

我之前一直没弄明白大陆统计的五十六个民族里,是否有完整的包含台湾的各个少数民族,还是以“高山族”把台湾的少数民族都代表了?至少我没有在五十六个民族里找到达悟族。他们看上去与汉人的特质特征已明显不同,个子也较矮一些。

兰屿整个岛还是很“原生态”的,完全没有像大陆或台湾其他旅游胜地的那种喧嚣,但在我回来后搜索有关兰屿的历史时吃惊的发现这个岛居然被国民政府埋藏过核废料。在flickr上发现的这张照片,因为未经过作者同意,这里只给出链接:http://www.flickr.com/photos/justphilos/9722455407/in/photostream/,这个地方我骑车经过过,完全没有料到是一个核废料的存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