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环台湾(13): 宜兰-基隆-淡水-台北

这一天的路线较长,从宜兰沿着海岸线,经过基隆,新北,淡水,最后回到台北。

基隆港

在路上碰到了几个台湾的骑行者,其中一个叫阿忆,桃园人,今天也是他环岛的最后一天,晚上要骑回家,路程很长。他在上海工作,跟我聊起基隆时说他的大学是在那里读的,现在基隆已经大不如以前了,人才都被台北吸走了。

我们骑了一段,后来节奏不同在基隆走散了。陆续碰到其他的几个骑行者也目标不同没有一块骑。在绕过台湾岛最北边的拐角(新北市的石门区)之前,天已经黑了。过了那个拐角,风向变成顺风了。往淡水的路上骑的很快,因为离最终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期待快些结束。

到达淡水的时候下起暴雨(受台风影响),浑身浇透,在淡水避了一会儿雨,等雨小些了才穿上雨披继续骑。对于淡水这个城市是很多年前在家里凤凰卫视音乐台放过《流浪到淡水》这首歌的MTV,才知道这个地方的,那大概是1997年的时候。

从淡水回台北的路上,发现车胎扁了。这时已经晚上11点多,我沿路找了一个有灯光的地方,那儿正好是一家“铃木牌”汽车销售店。我把车子推到棚子下面,不想因为离那些要销售的汽车有些近,触动了他的警铃。我没太在意,过了一会儿警铃就消失了,我坐在地方开始换车胎。这是第一次换车胎,尽管有工具,还是琢磨了一会儿,动作很慢。

在车胎还没有拿下来的时候,突然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了6、7个警察,查询我的证件。我这才意识到问题,原来汽车店的老板在收到警铃时报了警,经过一番解释才了解我是为了找个避雨且有灯光的地方好换车胎。年长的一位警察对我说很佩服你来环岛的勇气,但你闯入了私人领地。在征求了汽车店老板的同意后,两个年轻的警察留下来等着我在那里把车胎换好。

我没弄清楚这家汽车店老板是哪儿人,似乎他与警察沟通的时候说的不是闽南话,更像是日语。我在向他道歉后,他是用非常生硬的国语说“没关系”。两个年轻的警察陪我换车胎的时候,一个还帮了我一把。另一个问我环岛的时候有没有经过“屏东”,我当时一下子没有记起来屏东具体在哪个地方,猜测大概在台南一带,跟他说我经过过但没有停留。我想屏东大概是他的老家吧。

换好了车胎之后已经快12点,而这时我还没有进入台北市区(大概是在关渡或北投那一块儿),继续骑车到市区中心时已经凌晨1点多,仍旧是第一天到台北时住的那家旅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